登录
注册

美女调教踩踏vk

•   作者:   • 收藏 1

作者:不详

字数:1万


  我单身一人住在一幢老式的洋房里,这幢洋房总共住着五户人家,和我同住

在二楼的还有一个单身女人。她三十一二岁,听人说丈夫刚死,还有孩子。她个

子高挑,体形丰满,平时穿着很时髦。二楼就我和她两个人住,由于是公用的卫

生间和厨房,所以经常碰到她。接触下来发现她人不错,讲话也蛮客气的,有时

还会帮我做些我不会做的菜。


  一天晚上,我发现我的闹钟坏了,就去找她,想问她借一个。我走到她房门

口敲门,「进来。」我推门进去,看到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裙坐在沙发上

边看影碟边抽着烟。以前从没看到过她抽烟,有些吃惊,但一想现在女人抽烟的

外面很多,况且她又刚死了老公。我走上前去问她,「你有闹钟吗,我的坏了,

如果有借我一个,明天就还你。」她站起来说,「让我找找,应该有的。」她从

我面前走过,去到床头柜前。


  她人本来就比我高,再加上穿了一双细高跟拖鞋,我的眼睛只到她的耳根。

她在床头柜里一顿翻,找出一个老式的机械闹钟。「拿去吧,不要还了,我也没

用。 」她走到我面前说,「这怎么行。」我假装客气,「我明天就还你,谢谢

。」我转身要走,她说,「就走了,多坐一会吧,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反正我

也没事,你陪我坐坐。」我不好意思,只好坐下,和她聊了一会。「我现在一个

人,又要上班,又要忙家里,真是时间不够用。」她说,我想谁不是呢,我不也

一样,只是没说出来。「不如你来当我的佣人,帮我做些家务,我每月付给你钱

。」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我感到有点不对,就故意扯开,「我想我要走了,明

天还要上…」我话还没讲完,她突然脱掉睡裙,只剩下奶罩和内裤,「你快答应

当我的佣人,要不然我就喊非礼。」我吓了一跳,但还是笑着对她说,「你这是

干什么,我…」我的话又被她打断,「不想当我的佣人是吗,那好,就当我的奴

隶,没有工钱,没有一切权利。」我感到情况相当不妙,走到门口说,「我真的

要走了。」「你敢。」说着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看看这是什么,你敢走

我明天就把这些照片拿出去发掉。」我一看全是我洗澡时的裸照,我不知道她是

什么时候偷拍的。看来她是早有准备,故意要玩我。我只好回去,「那你想怎么

样。」「我已经说了,要你当我的奴隶。」「那把照片和底片给我。」「奴隶有

资格和女主人谈条件吗,奴隶要无条件服从女主人。」我没有办法了,只好点头

表示同意。「你同意了,下面我就来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奴隶。」


  她坐回到沙发上继续说,「你以后要叫我女主人,而且每句话前都要有称呼

。平时没叫你说话就不许说,如果实在要说的话就重重的打自己一个耳光。以后

不要让我看到你站在我面前,在我面前你要跪着,走路也跪着走。在家里我不许

你穿自己的衣服,我会给你穿我的旧衣服,这样才象我的奴隶。」她命令我脱光

衣服跪下,我只好照做。她点了一支烟继续说,「你每天要做完我规定的所有家

务,早上你必须比我早起来叫醒我,晚上我不睡觉你也别想睡。如果你做错事情

,我就不让你睡,还要惩罚你。记住,我打你的时候不许躲,不许求饶,只能说

谢谢。以后我叫你做的事要立刻去做,叫你吃的东西要立刻吃掉,不许有停顿。


  她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掐灭,「现在,让我来试试你是不是忠心。」她把烟

灰缸拿到我面前,「把里面的烟灰全部吃掉。」我接过烟灰缸,把烟灰舔进嘴里

。 「咽下去。」她说,我只好把满嘴的烟灰吞进肚里。她得意的笑了笑,「蛮

听话的,现在把我的睡裙穿上。」她指了指地上的睡裙,「以后就一直穿着,洗

澡也不许脱。在家里就只能穿一件睡裙,出去的话把别的衣服穿在睡裙外面。」

我套上她的睡裙,她的睡裙本来就长,她穿着正好到脚背。她比我高半个头,所

以裙摆一直拖到地上。从此,我过上了非人的奴隶生活。


  我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要起床,打扫卫生间和走廊,为她准备洗漱水和早餐

。七点钟要准时叫醒她,如果晚了就会受到惩罚。她每天用第一泡尿泡烟灰给我

喝,这就是我的早餐。在她起漱的时候我要整理她的床和房间,在她吃早餐的时

候我要帮她擦当天穿的鞋。她吃完早餐要我给她换鞋,然后她去上班,我必须收

拾完碗筷才能去上班。我每天步行加小跑一个小时才到单位,下午又步行加小跑

一个小时才回来。我下班比她早,所以我要在门口跪上半个小时她才回来。有时

她会早回来,如果看到我没跪着,就要惩罚我,所以我不敢钻空子。她回来我要

给她换鞋泡茶,然后去准备晚饭。她吃晚饭的时候要我在一边跪着,等她吃完以

后她会要我把她吐出的菜渣和剩饭吃掉,这就是我的晚饭。有时候她还会要我吃

鱼骨头和虾壳,甚至她擦过嘴的餐巾纸。她吃完晚饭就去洗澡,我要收拾桌子。

等她洗完澡我要洗她换下的衣服,不管多冷的天都是用冷水,而且再厚的衣服她

都要我用手拧干。洗完衣服要给她铺床,等她


  躺到床上,允许我去睡了,我才能去睡。这是我每天基本的生活,一天之中

我有一点点差错她就会惩罚我,而且手段无奇不有。


  她会根据我犯的错误不同,用不同的方法来惩罚我。如果早上叫醒她晚了,

她就一夜不让我睡觉。衣服没洗干净,她就让我用嘴把她的鞋底舔干净。菜没洗

干净,她就让我吃生的菜或是鱼鳞鱼内脏。菜烧的不好,她就让我吃辣酱或酱油

。洗澡水太冷或太热,在冬天她会让我穿着湿的睡裙站在放满冰块的脸盆里到露

台上吹风,夏天她会让我穿毛衣毛裤在太阳下曝晒。如果地没扫干净或是房间没

有收拾干净,她会让我吃掉地上扫出来的灰尘。卫生间没打扫干净,她会让我吃

她的大便。如果打碎东西,她会用高跟鞋的鞋跟踩我我手或用烟头烫我的手。如

果我随便说话或是说话时没有称呼她女主人,她会把袜子塞进我的嘴里,然后用

鞋底打我耳光。有时我并没有犯错,她也会折磨我。如果她心情不好或是在外面

受气了,就会把我叫到面前给她打。有时她的丝袜钩破了,她会让我吃掉她的丝

袜。她会无缘无故不让我睡觉,把我手反绑起来,让我跪在搓衣板上,并在我头

上放一只高跟鞋,一个晚上我都要跪着,而且头上的鞋不能掉下来。她会让我喝

光她一整盆的洗脚水,然后一个晚上不让小便。她会把换下的丝袜泡在一个碗里

,然后让我用鼻子吸丝袜里的水,直到把整碗水吸干。她还会让我把她的痰含在

嘴里,不许吐掉也不许咽下去,最多一次让我含了两天。还有她剪下的脚趾甲,

掉下的头发都要我吃。有时她会故意叫我做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事,以借机来虐待

我。比如她穿着凉鞋,要我给她脱袜子,但不能把鞋脱掉。她穿着鱼网丝袜,要

我通过袜子的缝隙舔她的脚,但不能把袜子舔湿。她还会让我用嘴给她脱袜子,

必须在她规定的时间里脱下,一般是十五秒。如果这些做不到的话,她就会虐待

我。她还喜欢让我穿着女装外出,所有的衣服都是她的,也不管大小合不合适。

有时她让我穿她的衬衫外套,有时让我穿她的丝袜,有时让我穿裙子高跟鞋,有

时她还会给我化妆。走在路上,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羞的满脸通红。


  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如果家里来了客人,那我必须做的更好。她喜欢在外

人面前嬉弄我,以表现她的权威。有一次国庆节,她的两个女同事来玩。那天早

上,她对我说,「今天我有客人,你知道该怎么做。你要表现的主动一点,看我

的眼色,知道吗。如果让我丢脸的话,晚上有你受的。」我点点头,「是,女主

人。」不久,她的同事来了。我忙着为她们换鞋,泡茶,送零食,这一切都是跪

着的。可能她以前跟同事说起过我,所以她的同事看到我也没多问,好象很习惯

。她们三个坐在沙发上聊天,我忙完后就跪到她边上。这时,她的一个同事发现

她的袜子破了,「我的袜子怎么破了。」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可能是脚趾甲

太长了,戳破的。 」我的女主人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就对她那个

同事说,「小姐的脚趾甲长了,请允许我为小姐剪脚趾甲。」「你先帮我去买双

袜子来。」那个女的说, 「回来再剪。」「是,小姐。」我回答。「看清楚,

买双一模一样的回来。」我的女主人说。那个女的穿的是一双黑色的短丝袜,很

普通。「去吧。」她给了我五块钱,「一包有两双。」我接过钱,转身看着我的

女主人。「有屁就放。」她知道我想说话。「女主人,我可不可以穿上自己的衣

服去。」因为我只穿了她的睡裙。 「就这样去,给你五分钟。」她不让我换衣

服,我只好穿着睡裙出去。因为我怕给别人看到,又怕超过时间,所以用最快的

速度买完袜子回来。「小姐,袜子买来了。」我把袜子交到那个女的手里,又跪

回到女主人的身边。「蛮快的嘛。」那个女的说,「现在来帮我剪脚趾甲吧。」

「是,小姐。」我拿了剪刀,跪到她面前。我用嘴脱下她的袜子,一只手托着她

的脚,另一只手帮她剪脚趾甲。很快就剪好了,我放下她的脚,「好了,小姐。

」我说,「请允许我为小姐穿上袜子。」「不用了,我自己来。」她说,说完她

拆开新买来的袜子穿上一双,把另一双放进包里。


  「把地上小姐的脚趾甲吃掉。」我的女主人说。「谢谢女主人,谢谢小姐。

」我不敢停顿,低头把地上的脚趾甲舔进嘴里吃


  掉。这时,我的女主人拿起她同事换下的破袜子对我说,「这袜子虽然坏了

,但扔了蛮可惜的,你说怎么处理。」这可给我出难题了,我知道如果回答不好

是要受罚的。我想了想说,「请女主人允许我来穿这双袜子。」「不好。」她摇

摇头,「再想一想。」我开始紧张,「请女主人允许我把这双袜子吃掉。」她又

摇摇头,「笨的象头猪一样。」我已经开始出汗,「那请女主人提示。」「你想

想,袜子除了穿在脚上,还能派什么用场。」没等我回答,她接着说,「你去拿

个杯子来,我要把这双袜子泡茶给你喝。」我拿来一个杯子,她把袜子放进杯子

里,倒上开水。也不知道那个女的几天没洗这双袜子了,很快水就变浑了。「喝

,把水喝光。」女主人指着杯子说,我拿起杯子喝光一整杯泡袜子的水。


  「味道好吗。」那个女的说。「好的,小姐,谢谢小姐的袜子。」我回答。

「那就再喝一杯。」女主人的另一个同事说。「对,再喝一杯。」女主人补允,

「一直喝到水不再浑浊为止。」于是我一杯接一杯的喝,总共喝了七杯。第八杯

的时候,水已经变清了,我也喝不下了。「好,这是最后一杯,把它喝完。」女

主人命令我,我忍着肚胀强行喝掉最后一杯泡袜子水。「现在你一定很胀。」女

主人说。「是的,女主人。」我说,「请女主人允许我上一次厕所。」「不行。

」女主人的另一个同事说,「在我们走之前你都不可以上厕所。」「听见了吗。

」女主人看着我。「是,小姐。」我只好憋着。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跪在餐桌

边上看着她们吃。等她们吃完,我说,「请允许我把桌子收了。」「你还没吃饭

,一定饿了。」女主人说,「现在来吃一点,不过我叫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是,女主人,谢谢女主人。」我说。我知道盘子里的剩茶我是吃不到的,最多

吃一点她们饭里的剩饭。「他就喜欢吃别人吐


  出来的东西。」女主人对她的同事说,「现在你们说,要他吃什么。」「吃

吐出来的东西。」那双袜子的主人说,「那他能不能吃掉我吐出来的鱼骨头。」

女主人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可以,小姐,我喜欢吃鱼骨头。」说

完我拿起桌上鱼骨头放进嘴里,并以最快的速度把它咬断咽下去,但还是把我的

嘴刺破了。 「好吃吗。」另一个女的看我吃完了,「我要你把这堆虾壳吃掉。

」「是,小姐。」我又开始吃虾壳,虾壳不好咽,又多,所以吃的很慢。「吃这

么慢,是不是太干了,咽不下去。」女主人说,「我给你喝点饮料。」她从厨房

拿来酱油,料酒,醋和胡椒,倒在一个杯子里,搅了一下,「来,喝了它。」我

可以想象这杯东西是什么味道,但不敢不喝。喝完后,我辣的满脸通红,还不停

的咳嗽。「你不道谢,还敢咳嗽。」女主人说,「是不好喝吗。」


  「不,不是的,女主人。」我急忙说,「谢谢女主人。」「晚了。」女主人

看着我,「我让你知道不道谢的后果。」她多桌上拿起一支芥茉,「张嘴。」我

只好张开嘴,她不断的把芥茉挤进我嘴里,直到我满嘴是芥茉,「吃下去,如果

你敢咳嗽一声或者流一滴眼泪的话,就再给我吃一支。」我强忍着芥茉刺鼻的味

道,把满口的芥茉咽了下去。之后她们又要我吃掉桌上除了硬骨头以外的所有她

们吐出来的东西,包括她们用过的餐巾纸,吃完后才让我收拾餐桌。下午,女主

人的两个同事要回去了。我赶紧跪到门口给她们换鞋,并说,「小姐再见。」等

她们走了,女主人把我叫到面前说,「今天表现还可以,不过中午吃饭不大好。

为了让你下次做的更好,现在去把我同事换下来的袜子吃了。」「是,女主人。

」我把那双袜子从杯子里拿出来,放进嘴里,用力往下咽,终于把袜子吃进肚子

里。以后,每次她有客人来都会当众虐待我。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左右,有一

天她对我说,「我要搬家了,公司分给我新房子。下星期就要走,以后你可以和

以前一样过日子了。」我欣喜若狂,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同时还担心那些照片,

于是我说,「女主


  人要走了,可不可以把那些照片和底片还给我。」「做梦,你别想。」她说

,「我走了,不等于你不再是我的奴隶了。以后只要我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叫

你来。」 「是,女主人。」我高兴了半分钟不到,又开始担心。在她走的前一

天,我在帮她整理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茶杯打破了。她非常气愤,「这

么点事都做不好,看我今天怎么让你记住这个教训。」她看看表,「先理东西,

晚上再收拾你。」这次我受到了有史以来最恶毒的虐待,虐待持续了一整个晚上

。她吃过晚饭,让我跪在屋子中间。因为天比较冷,所以她穿了两条长筒丝袜。

她脱下袜子,用一只袜子把我的手反绑在背后,另外三只袜子塞进我嘴里,把我

的嘴撑的满满的。她从门口拿起一只高跟鞋,开始用鞋底打我的脸。也不知道她

打了多少下,我感到两边脸都肿的发痛,头晕眼花。打完之后她说要大便,但她

没去厕所,就在房间里。她拿出痰盂,在我背后大便。等她起身之后,她要我脸

朝下平躺在地上。她拉住我的头发使我的头抬起来,把她刚刚拉了大便的痰盂放

在我的头下面,又把我的头按下去,使我的脸贴着痰盂。「好好闻闻我大便的味

道。」她说,然后她用一只脚踩住我的头。我感到她在用鞭子之类的东西抽打我

的背,抽了无数下之后,我听到她的喘气声。可能她也打累了,我的背也快给她

打断了。打完背,她又让我跪起来。这时我才看到她手里拿了一根扁头的硬皮鞭

,而且她已经把拖鞋换成了一双尖头细高跟的皮鞋。她接着抽打我的腿和屁股,

又用鞋跟踩我的脚底。我已经体无完肤了,整个身体除了前胸全是鞭痕和血印。

抽了支烟稍作休息后,她让我两腿分开跪好,她用鞋尖踢我的下身。我几次支持

不了倒下,她都拉着我的头发硬把我拉起来再踢。


  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给她磕头求饶。她一边说,「我说过不准求饶的。」一

边用脚背踢我的脸。这样被她踢打了近两个小时,她说,「把头抬起来,让我坐

着。 」我抬起头,她坐到我脸上,脚放在我大腿上,还不断的用鞋跟敲刺我的

大腿。这时,她用夹子夹在了我的乳头上,用鞭子的头用力拍打我的胸腹和乳头

。我数了一下,她一共打了我三百六十七下,我的乳头又痛又胀。打完她从我身

上下来,从我嘴里拿出那三只丝袜,「刚才闻我的大便,臭吗。」「有一点。」

我小声的说。她笑了笑,把鞭子伸进痰盂里搅一下再拿出来。她把鞭子拿到我面

前,鞭子上粘着大便,她说,「把它舔干净。」我只她伸出舌头,把鞭子上的大

便舔掉。她又把鞭子伸进痰盂里搅,再拿出来让我舔,这样反复了十来次。最后

她问我,「怎么样,大便好吃吗。」我点点头,「好吃,谢谢女主人。」「那把

痰盂里的东西都吃了,包括卫生纸。」她坐下来,点起一支烟,「今天我要你当

着我的面把它吃干净。」「是,女主人。」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